星期日, 4月 16, 2006

九龍灣 國際展貿中心 Sigur Ros


本不帶有太大期望,但廣州香港實在太近,Sigur Ros遠道從冰島來,不去,說不過去。

原為展場的空間不大,樓矮,橫樑幾處,放置座椅千餘。在入口搶購完T Shirt,進場已遲半小時。人影鑽動,隨shuttle bus班次一波接一波,半電氣化弦樂重奏暖場女生團稱職得無動於衷,早入場的聽眾卻感不耐,這時,讓人錯覺是場現代古典音樂會。

香港人若真參加古典音樂會也難免開場後一小時姍姍來遲的不速客吧。

Sigur Ros在一片白色布幕後啟動樂音,幾盞精心設計過的背投射燈牽引著主唱消瘦佝僂的灰影,吉他弓長及膝,泛白色噪音為基底的樂音不斷被鼓動疊加,Ride式的隆隆波濤,鼓手正為現代歌劇名伶再現輔以誇大的手勢。我沒哭,但同行的一位香港女生哭了,後來一伙人前往廟街吃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