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26, 2006

The Bomber

是什麼樣的性格與際遇使得他會想用這般手段表達抗議?他是如何學會製作炸彈的?他曾經想過法律上可能給予的後果嗎?他這麼做之前是否曾得到任何人的鼓勵或規勸?他的行動背後有組織支持嗎?他為何有此創意引爆白米?成就他白米炸彈客這個名銜是否早在算計之中?

一個台灣電影創作者不該錯過的題材,以更具衝擊性的表現方式,像搖滾樂現場一樣,為弱勢團體發聲,對全球化提出建言。獲得滿足的觀眾將不僅限於台灣,將遍及全球,得獎不難,票房足可期待,名利雙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