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08, 2006

尖沙咀東 噴泉咖啡


香港在變,出現了噴泉咖啡這樣的地方,遠遠望去像是巴黎路邊的Cafe,咖啡味的水準雖不高,卻至少讓旅客在九龍半島密集的高樓狹路間有個兩小時的落腳處,享受書本、咖啡或啤酒。
一個新朋友叫阿杰,說香港有些人會專程去台灣參加野台開唱之類的活動,讓我想到多年前一個網路上認識的香港朋友,因為熱愛音樂,遠赴台北定居工作,這樣的香港年輕人大概不少,希望他們並沒失望,像阿杰這樣。
可香港會出現Sigur Ros與David Bowie這類台灣愛音樂的人夢想的演唱會,也讓不少在台北知道對方卻難得往來的人們在此尷尬或驚喜地巧遇,回去後又生活在完全不同的領域。台灣類似的集會其實不少,尷尬依然,驚喜因為理所當然的地域性而沖淡許多。
我要是香港人大概也會做相同選擇,定居台北,偶而返回香港看演唱會順便探訪親友。家鄉的國際化,那些為路人設立的,清晰明確的地標、路標,英語環境,都不可能特別被我珍惜。就如身為台北人,我們大多數從沒想到過自己所居住的城市,居然藏有許多現今在北京、上海、香港這些城市擁有的許多特點,甚至發展更早於這些城市許多。精緻咖啡館,電器電腦精品商店集中區,夜店,酒店,波西米亞場所,除此外,台北自身的特色,那些精緻書店,精緻卡拉OK,精緻美容院,精緻,精緻,精緻,精緻化的各種中心。
台灣人事實上把許多商業活動發展到極致,這該值得驕傲,源於,這類的呈現象徵著台灣人認真的面對我們的生活。當然,這態度如今僅止於民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