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09, 2006

一封信

我人在北京,經歷了許多之後,現在還在經歷。
我經常想到你那句話:到那兒去後該拿什麼和別人拼?
你有次和我聊去北京的事情時候說的。
我曾和你說過這邊的人,果然,很硬。坐計程車,問可否抽煙,得到的回答是:不讓抽。所以更硬的方式就是,離出發點還不遠的話叫師父停車,不坐了。但可以先想想要不要用這方式處理這事。這是我目前經常性的實際狀態。
我現在不敢單純天真地說我就喜歡這種豪邁的環境與人了,我只能先偷偷探究,或說是重新探究這豪邁的背後所有我已知與未知的。我經常很緊張,但我喜歡這種狀態因為我知道這是好的。我也經常很放鬆,比過去在台北很多時候都放鬆自己,這樣很好。我不太會精確描述這種感覺,你來後便知。

Hermy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