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0, 2006

少年中國

少年的中国没有学校 她的学校是大地的山川
少年的中国没有老师 她的老师是大地的人民

是因為我在北京嗎?被這首詞激得感動莫名,我發覺即使一個多小時煩躁的聽眾也被這最後一首歌給震懾住了。我從來不喜歡胡德夫,雖然他的音樂很屌,屬於殿堂,或太平洋邊漁村傍晚吃飯喝酒的地方。我查了一下,發現黑豹翻唱過,編得不好。1977年胡德夫的錄音和剛剛聽到的差異極大,近三十年來的歷練真的不一樣,鋼琴伴奏的氣宇極成熟,字字渾圓。真訝異當年錄音用的是吉他,有著反差極大的主副接段。剛剛是怎麼唱來著?是台灣原住民在北京愚公移山這個不太合適過於封閉的場所唱出來自台灣的民謠,是鼓舞士氣民心的軍歌,或僅僅是屬於我們的當代中國民謠。 三十年了,新專輯終於發了,卻沒有收錄。我非常慶幸,我們在現場。


原诗:蒋薰 词改写/曲:李双泽 弹/唱:杨祖君、胡德夫(1977) 翻唱:黑豹(1997)

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 去看望祖国的土地
你用你的足迹 我用我游子的乡愁
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 去看望祖国的土地
你用你的足迹 我用我游子的哀歌
你对我说:
古老的中国不要哀歌 哀歌是给没有家的人
少年的中国也没有哀歌 哀歌是给不回家的人
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 去看望祖国的土地
你用你的足迹 我用我游子的乡愁
你对我说:
古老的中国不要乡愁 乡愁是给没有家的人
少年的中国也没有乡愁 乡愁是给不回家的人
少年的中国没有学校 她的学校是大地的山川
少年的中国没有老师 她的老师是大地的人民

[溫習]原创音乐森林——台湾民歌运动30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