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28, 2006

Dirty Three演出於北京

臨行前若沒有聽到來自於台灣朋友太多的讚譽,今晚的經歷會是更美好的。三人組Dirty Three,若少了鼓手精妙的鋪墊,主奏小提琴以單一動機貫穿全曲所發展出長達十分鐘的曲式,在高音頻、高音量下,恐怕我們只能祈禱自己剛巧有著相同的際遇與情感。但至少,在這過程中,我得到了個段子後來可以聊上一整晚,關於後搖滾原來是鄉村音樂的一種復興,這回事兒。而有趣的是,在國內音樂雜誌《口袋音樂》的專訪中,這幾個澳洲人說他們根本不知道啥是後搖。後來記者還問了小提琴手W對不久前曾來京演出的Placebo有何看法,當然又是答非所問。無所謂。我們的朋友間今晚其實有不少人並非來看髒三的,進場前還互問一番這到底是個怎樣樂風的樂隊,這些人為得是張懸。張懸在演出後段出場由髒三伴奏唱了一首,曲畢,尷尬羞澀的道謝後離場,一邊還有操著澳洲口音的女聲大聲抗議的。的確,這場面對雙方都不公平。主辦方大概有其特殊考慮,才會這麼安排這次巡迴演出的組合吧。

底下這視頻是剛進場時拍的,來自台灣的暖場樂隊,再見奈央,幸福地,在這個被出租車師父認定為專演出相聲的,位於南城宣武區的天橋劇場,如此一座稱得上算是劇院的舞台上練團,可high了。



【相關】
www.dirty3-asia-tour.com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