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0, 2006

北京流行音樂節

下午六點多從朝陽公園東門進,憑著直覺找到現場,大舞台,可以擠上兩三萬人那種,木馬正無力地拖著不全的音符,旋即我們匆匆轉往“滑雪區“。仿日本Summer Sonic的平面設計,清楚的導覽指引與演出時間表卻沒學到,這些都該是無關於票價的誠意問題。現場食物極差,買不到啤酒(後來終於在入口處的一家商店買到),我們只能相信主辦方把有限的預算和精力都放在樂隊與舞台硬體等重點上。而我們這些參與者,反正多數只是來看Placebo,預期中這兩天音樂祭期間會生活在此的人絕對寥寥無幾,很多細節都可以不在乎。眼見“滑雪區“幾個老外滑雪板摔出幾個大跤,並且為來自中國的“王磊(音)“掌聲鼓勵幾次後,重新前往大舞台。

大約半個小時最後聲音的調校後,Placebo出現了。原本一同坐在草皮上,幾個農民工發出幾聲歡呼一擁而上不見了身影,我思量著這音樂能夠感染這一大群人多少。原本屬於搖滾死忠派專屬的區域:搖滾區,在這兒是VIP區,真正的搖滾high咖至少被隔在五十米外。兩千年時Placebo在Fuji Rock那場是第一天的中午過後不久,算是開場,不幸遇到大雨,我們在富士山上踩著搖滾區的爛泥仰望,這支沒法讓人五體投地的樂隊。幾年後的中國,那群VIP會是什麼,讓我好奇。文化部的某某,央視的某某,可離我最遠處舞台下方透著螢光棒綠燈,是誰拿著?帶著這些未解的疑惑我們看完了Placebo,在北京最大的公園,有些地方還散發著芬多精的公園,聽到如此豐富專業的音響,台上站著遠從搖滾之國英格蘭遠道而來的樂隊,即使大型投影幕打著不知所云的畫面,我們仍不虛此行。

張貼留言